充值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六十四章 吃错药了

都市之纵意花丛 琴棋书画丶 2016/2/3 17:52:37 4097 宽屏阅读
    林飞回到办公室,一**坐在椅子上,就开始啃起包子来。这一个包子还没啃完,就传来敲门声。

    “请进。”林飞喝了一口豆浆,一边大口咀嚼着包子,一边把目光挪向门口,就看见李欣出现在门口。

    李欣迈步走进林飞办公室,一直到了林飞身前,犹豫片刻,张口说道:“主管,我…我…我想请你去我家吃饭。”说完这句话后,李欣低着头,不敢看林飞。

    这倒出乎林飞意外,怎么李欣会对自己这样好。难道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又或者李欣脑袋出了问题。他站起身来,绕到李欣面前,伸手在李欣额头上摸了一下,嘀咕道:“不烫啊,怎么会这样呢?”

    李欣听到林飞嘀咕声音后,本来绯红的脸上瞬间变成白色,有些羞恼说道:“不是我邀请你,是我父母感觉前天晚上你送我回家没有好好谢谢你,才让我邀请你得。现在,我说完了,你爱去不去。”

    林飞一看李欣恼羞成怒的样子,就知道李欣是脸上挂不住,想想自己确实有些过了,按照李欣的性格,能主动邀请自己实属不易,再听到自己这样说,脸上挂不住那是当然了。赶忙一把拉住正要转身的李欣的右手,解释道:“小欣,你突然对我好,我还真有点不适应。去你家吃饭当然好了,什么时候?”

    李欣本想就此离开,结果被林飞一拉自己的手,她心就扑通、扑通的跳。再听到林飞的解释,李欣一想也是这么一回事。自己平日对林飞都是不搭理的样子,突然邀请林飞去自己家里吃饭,确实让人一时间不能适应。

    李欣心里也怪自己父母,干什么要自己邀请林飞到自己家里,不就是送自己回家吗,用得着请林飞吃饭吗?

    李欣哪里知道她父母的想法,这请到家里吃饭可是别有深意,只是没当面和李欣说而已。老两口都了解自己这个女儿的脾气,要面子、自尊心强,要是老两口把他们核计的事情说出来,按照李欣的脾气,绝对不会答应邀请林飞到家里吃饭。

    李欣听完林飞解释后,语气平静了很多,她看了林飞一眼,道:“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今天晚上怎么样?”

    “今天晚上是吧,好,没问题。”林飞笑道,紧跟着问道:“不知道伯父、伯母都喜欢吃什么,你看这第一次见面得,总不好意思空手过去。我核计给伯父、伯母买点什么喜欢的东西,这样也好给两位老人留下个好印象,将来说不定他们俩位老人一高兴,就考虑我作他们的女婿。”

    李欣白了林飞一眼,没好气说道:“你别乱猜,我爸我妈请你吃饭就因为你送我回家,什么女婿,你做梦吧,我才不会嫁给你。”

    “别误会,小欣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说不定你有妹妹,万一你妹妹会喜欢我呢?”

    李欣狠狠看着林飞,心道这个家伙真是脸皮厚到极点。“我没妹妹。”说完,李欣连声招呼都没打,转身就离开林飞的办公室。

    林飞看着李欣离开自己办公室,微微笑了一下,又开始吃他的包子。这包子一个还没吃完,又传来敲门声。

    “他娘得,到底还让不让我吃完包子了。”林飞气恼望向门口,就看见沈天和王阳俩人缩头缩脑站在门口。

    “进来吧。”林飞招呼道。

    沈天和王阳两人来到林飞身前,王阳捅了沈天一把,示意沈天说。沈天凑到林飞身边,笑呵呵地拿出烟,说道:“林经理,抽根烟。”

    林飞正大口吃着包子,就看见沈天拿烟到自己面前,摆摆手道:“你这小子,少拿这套,有话快说,没看见我正吃包子呢。”说着林飞停了下来,瞪着眼睛,右手紧按喉咙。一看这架势,王阳赶忙把豆浆递了过去,林飞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豆浆,这才长长喘了一大口气。

    “可噎死我了,你们两个小子,有话快说,省得下次真噎死我了。”林飞索性把包子推到一边,打定主意这两小子不把话说完,这包子是不能吃了。

    “林经理,是这么一回事。你看您现在是组织部部门经理了,打您来市场部担任主管,咱们哥几个就没有好好出去吃一顿,正好趁着您升职的机会,我们哥几个核计请林经理吃一顿,我都订好桌了,就今天晚上富贵大饭店,林经理不知道晚上有没有空?”

    “晚上啊,不行了,我已经排好日子了。”林飞笑了笑,“你们这几个小子想请我吃饭早说啊,我哪天都有时间,偏偏今天没时间。我看这样好了,改天我请你们吃饭。”

    “林经理,您说得这是哪里话,我们应该请您吃饭,这以后还要多靠您,多照顾下我们几个。”沈天忙不迭地给林飞点上烟,继续说道:“要不咱们改天,就是不知道您看订哪天好。”

    林飞拍了沈天后背一把,说道:“得了,等我有时间给你们打电话。至于以后照顾你们,我看这话不应该和我说,而是和咱们的陈副总说。你们还不了解我的个性,让我管事,那还不得累死我。好了,该干嘛干嘛去,我这早饭都没吃完呢。”

    “好,好,林经理,您吃饭,您吃饭。”沈天和王阳连陪笑着,向外面走去。他们俩人还没走出林飞办公室,林飞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沈天暗暗给王阳使个眼色,那意思是说:“看见了吧,现在咱们主管是部门经理了,这想和主管拉关系的人一个接一个。”

    王阳正懊恼呢,早知道事情是这样,当初就应该早点和林飞拉关系。要是能和林飞拉好关系,以后的订单还不是源源不断的来,交货期更不是问题,谁的单子先生产还不是林飞一句话的事情。

    林飞看出来自己这早餐是别想吃好了,这事情一个接一个。他接了电话,里面传来钱南的声音。

    “林经理,忙吗?”钱南对林飞态度出奇地好,林飞很难想象这说话的正是那天在会议上咄咄逼人的钱副总。

    林飞笑道:“噢,钱副总啊,本来我这里还有点忙事,现在看来没必要处理了,您可是最重要的人。”

    钱南听到林飞这样说,出高兴得笑声,说道:“林经理,你现在可是大红人,我这个副总和你比起来差多了。怎么样,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请客,多带几个人出去吃顿饭、聊聊天,促进彼此感情。毕竟大家都是同事,以后咱们相处的日子还长,先交流下感情,也方便以后工作。”

    林飞并不感觉意外,他接到钱南电话时,就想到事情差不多如此。他笑道:“钱副总,我今天晚上有事情,很对不起,要不咱们换个时间?”

    “那就明天。”钱南倒是很有耐心,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快。

    “也好。”林飞核计既然有人请客,那自己不去不是亏大了,白吃的东西怎么能不吃呢?这样打算着,答应下来。

    这边的电话还未挂上,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林飞一看,竟然是许雪晴打来的电话。

    “我靠,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电话全赶到一起。”林飞看一眼那剩下来的两个已经凉透的包子,心里这个郁闷。平日里,哪有像今天这样繁忙,就这一阵工夫忙活,足够顶平常一天。他和钱南说声“有电话来了”,就挂断了电话。和一个老头子聊天有什么意思,还是和许雪晴说话更有吸引力。

    “老婆,干啥呢,想我吗?”林飞抓着电话,这股亲热劲,就连他自己都感觉肉麻了,心里核计“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和这许雪晴说话,就喜欢说这样肉麻的话。”

    “林飞,我没闲功夫和你闲扯。我爸想要见你,你中午有空没?”许雪晴说道。

    出乎林飞意料,这许雪晴并没有和他生气。这下子可让林飞心里犯了嘀咕道:“这许雪晴不是傻了吧,怎么今天感觉怪怪得。”

    虽然林飞心里这样想,但嘴里却没这么说。他呵呵笑道:“怎么,咱爸要见我,好啊,不就是中午吗,没问题。说吧,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我保证准时到。”

    “十一点,锦园666包房。”说完,许雪晴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这家伙到底吃错什么药,今天很古怪,绝对古怪。”林飞将手机放在桌子上,转了一下椅子,显得颇为苦恼。如果许雪晴和他争吵一番,甚至大雷霆,林飞都认为是正常的,但许雪晴来这一套,却让林飞变得迟疑起来,不知道着许雪晴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等没有人打扰林飞,林飞这饭也吃不下了。包子、豆浆早凉了,还吃什么。林飞将东西收拾一块,扔到走廊的垃圾桶里。

    看了下手表,这一通忙活下来,已经九点多了。林飞没和别人打招呼,直接离开了总部。去停车场开了车,刚开出停车场,迎面正遇到陈玉开着那辆黑色奥迪车。

    林飞拉下车窗,探出脑袋和陈玉打招呼道:“陈副总,您这是刚上班啊,还是刚视察回来?”这句话可是够气人了,陈玉怎么说也是集团高层,就算来晚点也无人过问,高层总有高层的事情,视察、出差、接见客户等等,根本就没有打卡考勤。

    本来陈玉想问林飞这个时候不工作出去干什么,但听到林飞这样一问,反倒被岔开。她看了林飞一眼,冷冰冰说道:“我刚从工厂回来。”

    “哦,这样啊,您忙,您忙。”林飞连连笑道,“这以后咱们就是直接上下属关系了,作为我的领导,你怎么不对下属表示下关心呢,哪怕对下属露出一个笑脸,你说是吧。”

    “对不起,我习惯这样。”陈玉依旧保持冷漠表情,“林经理,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组织部报道?”

    “这个我倒忘记了,不是说下个星期组织部才正式运行吗,那就下个星期好了。哦,麻烦陈副总帮我安排下办公室,我这个人总是善忘,说不定就忘记下个星期我要去组织部,又回市场部了,呵呵,好了,陈副总我有事请,咱们改日聊。”说着,林飞又拉上车窗,开着车从陈玉车旁过去。

    “我是不是选错了人?”陈玉这时候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选林飞担任这个组织部部门经理或许是一个错误,但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那边的钱南正巴不得自己下不来台,如果自己这时候提出换人,就给钱南有了借口,到时候自己这个副总说不定会被架空。陈玉太了解钱南的手段,一旦给了他机会,他会把组织部变成他的嫡系,组织部里全安上他的人。

    陈玉叹了口气,重新将车窗摇了上去。她很想在亚洲集团作出一个成绩来,但来自各方面的阻力让她有种不能施展拳脚的感觉。这次,是一个机会,是一个摆脱她只是亚洲集团一个花瓶副总的尴尬机会。但陈玉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走下去,起码从眼前来看,她就需要很大的精力处理如何才能让组织部正常运作起来。

    林飞一边开着车,一边回想着陈玉那副样子。看陈玉冷冰冰的外貌,很容易让别人以为陈玉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但林飞却不这样认为。他认为陈玉只是在刻意用这种表情把她和男人隔绝起来,这并非是陈玉内心表现。

    林飞早就知道陈玉的家庭,对于一个失去丈夫,养着一个未成年儿子的女人来说,她所要做得就是把自己用冰冷完完全全包裹起来。

    “可惜啊。”林飞一想到陈玉那张冷艳的脸,已经丰腴、散着诱人味道的熟女身体,林飞就感觉到一阵惋惜,这样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林飞在惋惜的同时,不免意淫了一番,心里一阵痒痒。“如果给我机会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熟女。”林飞现自己第一次有了一种冲动,很想把一个女人搞上床。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就连他面对吴瑶、方晓寒、许雪晴这些美女时,也没有这种强烈的感觉。或许,因为陈玉所散着那种成熟女人的沧桑让林飞有了不同的感觉。
阅读更方便,请关注本站的公众号:万卷书屋阅读网

手机用户请访问 m.wjsw.com 阅读最新VIP章节!
万卷书屋 www.wjsw.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万卷书屋原创文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