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86章 一死两伤三残废

黑色玫瑰 权利 2014/6/16 9:01:53 4721 宽屏阅读
    听到她这么一吼,我身边的**也终于注意到了这位女孩,他同样也很惊讶,转头小声的跟我说了一句:“这不是学校后面那家湘菜馆里面的服务员吗?她刚刚是对你吼的吗?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啊?”

    我回过头苦笑道:“我也正纳闷呢,你觉得这是一个人吗?”

    **很郑重的把那个女孩全身上下都给打量了一遍,轻声道:“就长相而言,这绝对算是同一个人,可这身打扮跟气质显然跟那位服务员不一样啊,莫非这两女孩还是双胞胎?”

    他话音刚落,这位打扮时尚的女孩轻轻眯起眼睛盯着**,问道:“你们两个在窃窃私语说些什么呢?是不是躲在一边议论我?有种就给老娘大声说出来,躲在一边唧唧歪歪算个什么男子汉?”

    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跟她问道:“美女,你真的是不认识我了?”

    女孩似乎也有点诧异,跟我反问道:“怎么?我们两个见过吗?老娘怎么没印象了?”

    我呵呵笑道:“你不是在南京大学后街那家湘菜馆上班的吗?”

    女孩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怒道:“那是我姐姐。”

    这一下倒真是把我跟**给震撼住了,也真没想到这两人还是一对姐妹花。

    我很歉意的跟这女孩说了一句抱歉,接着我也就没搭理她了,**喝着啤酒嘿嘿跟我笑道:“姐妹花不错,我觉得你小子可以下手勾搭试试,到时候左拥右抱太他妈幸福了。”

    我很鄙视的撇了他一眼,笑着道:“算了吧,别说他们是姐妹花了,就算不是姐妹花我也没什么兴趣,你要想去勾搭的话,我倒是比较赞成!”

    **哈哈一笑,“我对姐妹花还真没什么兴趣,要能泡到两个还好,可要是只能泡到一个那是很蛋疼的,因为每次想到另外一个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我就感觉自己好像被带了绿帽子一样,这种事情我反正是没法接受。”

    我忍不住笑了一声,而就这时候我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齐文丰打过来的,他直接跟我问道:“周扒皮那边你打算怎么解决?你要真觉得自己解决不了的话,说出来也没事,我自己找人处理就行了。”

    我愣了一会,说道:“明天给你答复吧,我现在就去处理。”

    齐文丰也很果断,“这件事情是拖不了多久了,所以你能尽快处理就尽量快一点,就这样吧。”

    他说完这句话很快就挂断了电话,我拿着手机突然觉得有点不知所措,刚刚齐文丰这语气貌似有点不对头了,想必这时候他应该也是在焦头烂额,要不然他不可能会把之前一个星期的时候给我压缩到一天的时间。

    **见我不对劲,连忙跟我问道:“怎么了?有事吗?”

    我跟他歉意一笑,说道:“哥们,真心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需要去处理,要不改天咱们再喝?”

    **自然不会拉着我不放,在他跟我说了一句电话联系后,我很快就走出了这家酒吧,路上我拿出手机给余文风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然后我就直接把车开到了他家门口,接上余文风之后,我直奔江宁区那边,最终来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工业区这边。

    我把车停在离工业区的大门口,然后我就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这个号码就是周扒皮那个吃里扒外的手下雷玉虎的,他一接通电话就是很嚣张的语气跟我问道:“谁啊?”

    我很平静跟他说道:“你应该是雷玉虎吧,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见个面。”

    对面直接跟我回道:“滚蛋,老子没时间!”

    他啪一声就把电话给挂断了,连给我挽留的机会都不给。

    我冷笑一声,很快就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只有寥寥的一句话:你儿子是在实验小学读书吧?

    果然没过两分钟,雷玉虎立马给我回拨了一个电话,问道:“你到底是谁?你想怎么样?”

    我呵呵笑回道:“没怎么样,我就是想去你那个格斗场玩玩,我现在就在工业区的大门外,你来接我。”

    这次我也没给他反应的机会,立即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紧接着我又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余文风,说道:“如果等下我进去一个小时之后还没出来的话,你打这名片上的电话,你就说我出事了,叫他找人来救我,另外你要给我记住,这件事千万不要惊动了齐文丰,听到没有?”

    余文风猛然皱眉盯着我,问道:“怎么回事啊?你让我进去不就行了?”

    我直接朝他吼了一句:“滚蛋,我可不想到时候两个都出事了。”

    余文风很快闭嘴,我立即拉开车门走下车,刚好看到一位身材魁梧长相很彪悍的男子朝我缓缓走了过来。

    -----------------------------

    此时此刻,在镇远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内,杨倾城架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上叼着一根女士香烟,她今天穿着的是一套职业的OL套装,很有成熟女人的风范,优雅高贵,跟坐在他对面的齐文丰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自从离婚之后这还是他们两个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坐在一起面对面,寻常两人每次碰到都是匆匆一瞥,谁也不会跟谁打招呼,仔细算起来,这两人在离婚之后说过的话真是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而现在两人却破天荒的坐在了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

    估计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之外,可能谁也不清楚了。

    “这么急急忙忙打电话过来找我什么事啊?有事的话就直接说出来,两人毕竟也是夫妻一场,别把你在生意场上那套为人处世搬到我身上来,没意思的。”齐文丰坐了大概有两分钟后,就开始憋不住说了这么一句话。

    对面的杨倾城把手上那根只抽了一口的香烟按灭在烟灰缸,轻声道:“既然是夫妻一场,那为什么离婚这么多年后,你都没来找过我一次?今天要不是我主动给你打电话的话,你是不是这辈子都不会找我了?”

    齐文丰低着头,并没有开口说法,他的心思谁能猜得透?

    杨倾城冷笑一声,问道:“你那点麻烦我也听说了,能说说到底是因为什么吗?刘瘸子再厉害也不可能厉害到会跑来南京这边找你麻烦吧?我觉得这背后肯定有人在暗中搞鬼,你知道是谁么?”

    齐文丰笑了笑,轻声道:“当年我被人差点砍死在大马路上的时候貌似你也没这么关心过我啊,怎么这次你突然就关心起我这个外人来了?是良心发现了,还是觉得自己对不住我了?”

    杨倾城怒道:“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什么外人不外人的?我跟你吃苦吃了多少年难道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一提起那些往事,齐文丰就叹了叹气,说道:“麻烦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其实我早就猜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刘瘸子当然没有那个胆子来对付我,背后给他撑腰的那个人,我仔细想了一下,除了上海那位的黑玫瑰外,我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杨倾城猛然皱眉,“你的意思是说背后的主谋其实就是黑玫瑰?那目的是什么?”

    齐文丰靠在沙发上苦笑一声,说道:“两年前黑玫瑰来南京这边捞金,我让她吃了个亏,想必这会应该是报复吧,其实我自己这些年走的也确实是太顺风顺水了,这个坎迟早要来的,只是我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杨倾城跟着叹气,问道:“那你怎么打算的?”

    齐文丰想了一会,笑回道:“准备去一趟上海,能不能谈成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们想把我搞死也没那么简单,老子这些年给自己找的退路也够多了,就算是我死了,那我也得让他们付出点代价。”

    杨倾城似乎有点不敢相信,“既然你知道背后的主谋是黑玫瑰,那你这时候去上海不是自己找死吗?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次要是回不来怎么办?你辛辛苦苦打下来的那些事业怎么办?你女儿怎么办?”

    齐文丰很洒脱笑道:“赵志远那小子应该能帮我顶住,至于女儿,这不是还有你嘛!”

    杨倾城怒道:“一个赵志远真值得你这么去相信?我是真的搞不懂你怎么就放心把女儿交给他了?他到底是有什么值得你去这么做?”

    齐文丰笑回道:“我这个人跟你不一样,你脑子里想的什么事永远都是以你那个狗屁家族为重,而我就是想让我女儿过得好一点,我也不想让她恨我一辈子,赵志远怎么了?他就算是个草包那老子也要把他给捧出来,不为别的,我就为了我女儿。”

    “荒唐!”杨倾城似乎很愤怒,“你说的是没错,以你的本事想要捧一个人确实不难,可你就看不出来这个赵志远很不简单吗?你以为他真的只是喜欢咱们的女儿啊?指不定他还打着别的什么主意呢!”

    齐文丰似乎有点不耐烦,“行了,我真没那个心思跟你吵,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杨倾城没说话,只是等齐文丰站起身的时候,她突然说道:“回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你。”

    齐文丰身子猛然一颤,他转头望向正低头的杨倾城,柔声说了一句:“希望我这件事不会连累到你,女儿你照顾好。”

    他说完这句话立即就走出了办公室外,杨倾城始终没有抬一下头。

    来到楼下后,齐文丰走上那辆奔驰,他的那位司机兼保镖的王叔很快跟他说道:“齐爷,刚刚收到消息,杨姐已经为齐婕办理了出国手续,机票订的是三天后,飞往波士顿的,你要不要先去见一见你女儿?”

    齐文丰愣了一下,他靠在后座椅上想了许久后才开口道:“算了,直接去上海吧!”

    ----------------------

    楼上董事长办公室内,杨倾城站在落地窗前一直看着齐文丰那辆车开走后,她才转身来到沙发上坐下,心里莫名的感到烦躁,她确实是在前段时间帮齐婕办理了出国手续,是打算让她在哈佛留学几年的,她这么做有一小部分是因为赵志远的,另外一大部分原因她也是真的想让齐婕出国深造几年,回来后或许还可以接她的这个班。

    只是现在,她也不确定自己的这个决定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

    杨倾城坐在沙发上冥思苦想了很久都没想出个所以然,但想让她直接打乱这个计划,那也是不可能的。

    只是一想起刚刚齐文丰最后的那句话,她就觉得很烦躁,什么叫做女儿我照顾好?难道你这一趟去了就不回来了?

    杨倾城很心神不宁的站起身再次来到窗前,她眼神迷离的望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车辆,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也就只是一个黑玫瑰而已,难道还真能让我整个杨家伤筋动骨?”

    ----------------------

    晚上八点,在南京市一个叫王家庄的小村庄里,平时很冷清的一个小村庄,今天却热闹非凡,尤其是在靠近村口处的那栋小房子面前,停了有七八辆小车,其中不乏各种奔驰宝马的豪车,而在这栋楼上的客厅里,却只是坐了聊聊的四个人。

    坐在最中间的那位老头子,身穿一套黑袍,虽然两鬓已然发白,但是看他那张脸却依旧是精神无比,尤其是他那双精明的眼睛,似乎很容易洞穿别人的心思,这个老家伙有个外号就叫刘瘸子,是浙江那边说一不二的土皇帝,可谓是只手遮天。

    坐在他左边的那位秃头就是南京市的本土混子老八,他右边坐着的中年男子自然就是周扒皮了。

    而在最角落坐着的却是一位女人,名字叫张莎莎,但是她在道上还有个外号叫黑寡妇。

    这四个人能坐在一起想必也没什么好事,确切的说对齐文丰来讲肯定是算不上好事。

    几个人坐了大概有四五分钟后,刘瘸子最先开口说道:“大家有什么想法没有?都说出来听听。”

    旁边的老八想了一会,很恬不知耻的说了一句:“我只听从刘爷你的吩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紧接着周扒皮也跟着附和道:“我同样也听刘爷你的吩咐,只要是能对付齐文丰,那什么都好说。”

    刘瘸子似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又跟角落处的黑寡妇问道:“你呢,怎么个想法?”

    正拿着指甲钳修理指甲的黑寡妇耸了耸肩,笑着道:“一样咯!”

    而就在她话音刚落,周扒皮身上的手机骤然响起,在这个空荡的大厅内显得格外刺耳。

    他赶紧接起电话,然后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在挂掉电话后,他立即跟刘瘸子说道:“我得先回去一趟了,格斗场出事了!”

    -----------------------

    晚上十一点,富豪俱乐部,五楼的一个天字号包厢内。

    王洁雅很优雅的端着一杯红酒站在窗前,在大概五分钟后,敲门声突然响起,然后走进来的是一位剃着平头的中年男子,他一来到王洁雅的身后,就很恭敬的低着头,也没开口说话。

    最后是王洁雅转身主动跟他问道:“赵志远今天去了一趟格斗场,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中年男子很快回道:“他连续打了六场比赛。”

    王洁雅似乎有点不敢置信,再次问道:“胜负如何?”

    中年男子紧接着回道:“一死两伤三个残废。”

    王洁雅心里猛然一颤,“如果你对上他的话,有胜算吗?”

    中年男子先是一愣,随后苦笑道:“我输不了,但是也没把握能打赢他。”

    王洁雅点了点头,轻声道:“你先出去吧,最近这段时间盯紧他。”

    中年男子收到后,很快离开了办公室。

    王洁雅再次转身望着窗外,在发呆了许久之后,她突然很倾国倾城的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道:“估计一个刘瘸子都不够他玩了!”
阅读更方便,请关注本站的公众号:万卷书屋阅读网

手机用户请访问 m.wjsw.com 阅读最新VIP章节!
万卷书屋 www.wjsw.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万卷书屋原创文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