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十八节

龙潜花都 江洲书生 2012/7/26 11:16:53 4695 宽屏阅读
    向问天后来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貌似没有当场出现什么失态,反倒是吴局长离开时候还一个劲的拉住他的手叫道“喝得痛快,就是痛快,下次喝酒还要叫上你小向”。至于黄厂长吩咐的结账事情却是全忘记了,连给领导们临走时塞一个红包的小事都是黄厂长亲自办理,好在那些领导基本上都叫他给放倒了,都喝得七七八八的,没人理会那些红包怎么一下子溜进了自个的衣袋里。

    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黄毛的一头黄发,向问天感觉这回头似乎还没有上次喝醉酒那般难受,心里却是奇怪,自己就躺在这里了,迷糊的问:“黄毛,这是我们住的地方吗?”

    黄毛见他醒来,呵呵笑了,说:“老大,这不是我们住的地方,还会是哪里呀?看来,你是喝醉了。”又对厅里喊,“可可姐,老大醒来了,在犯迷糊呢。”

    喊完了一嗓子,才悄悄的说:“老大,你真的是跟他们用饭碗喝酒呀?你都不知道,你自己喝了多少吧?”见他摇摇头,黄毛露出真真切切的敬佩神情,说,“这么多呀,老大,你们喝了这么多的酒,足足三件一十八瓶香湖Chun,他们都说光是你一个人就喝了一半多噢。现在,大伙都要称呼你酒仙了,是我们厂里真正的酒仙,没人抵得过。”

    竟然喝了这么多的酒,那不一餐饭要花费上万块钱?向问天心里暗暗吓了一跳,还没说话,苗可进来了,今天是周末,本来黄毛是需要加班的,见他喝醉了还没醒来,就留下来照顾,齐侯一个人到厂里做事去了。

    “天天,你昨晚是怎么啦?怎能喝那么多的酒,是不是想醉死啊?我都把黄厂长说了一顿,想让你出面,也用不着这样糟践我弟弟吧。”苗可见他醒来了,就埋怨,“下次,你呀,也不用要看人家的脸色,自个的身体才是最要紧的。烧酒十多瓶,那不成了酒精,会把人给烧死的。”

    向问天挣扎着坐起来,笑了,感谢的说:“谢谢可可姐,我没事,真的,上次喝醉了酒,还感觉头疼得厉害,这次倒没有那样厉害,只是感觉有些迷糊,我昨晚没有什么失态吧?怎么回来的,就有些不清楚了。”

    见可可进来了,黄毛退出来,在门口听见他这么问,就说是黄厂长把老大给带到厂里的,自己跟齐侯两人扶着他回来的,还好,路上没多少事,就是迷迷糊糊的貌似睡着了,黄厂长也说老大上了车就是倒头睡觉,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向问天点了点头,才问苗可今天怎么来了?苗可似是有些不满的说:“怎么来的,我不是你姐姐吗?想来就来呗,关心你一下不行啊?都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要到人家那里去认认门,咱俩还是不是姐弟?要是人家问起来了,反倒要说我这个做姐姐的不欢迎你去似地。”

    向问天被苗可说得有些范囧了,呐呐的想要说什么,其实在他的内心,何尝不想到苗可的家里去呢?地址人家已经说给自己听了,可是,一听到银发小区这个名字,即使是没有到这里多久,他只要愿意打听也清楚,那种地方跟自己的身份实在是距离太过于遥远了,不是自己这种人所能够去的地方,天知道,苗可的家里还会有什么人,或者碰见了那里的人,自己又怎么跟人解释,难道有人会相信自己说是要到里面在找人的话吗?初到深州到金鼎大酒店门口找工作的情景,到现在,他的内心深处并没有完全抹去掉,不能怪人家的眼睛有点大,只能是自己的形象不够高。

    “瞧你,这会子没了一副英雄样啦,人家都说了你可是豪气冲天嘞。”苗可笑了说,“真的没事?不感觉难受?”

    向问天点点头,说:“真的,可可姐,你看,我精神头好着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喝那么多的酒,估计是跟我练习过的功夫有些关系。”

    为了不叫苗可担心,也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实力,向问天估摸着还是透露了一点。苗可一听,惊奇了:“真的?”

    见她似乎很不相信,向问天就悄声的把昨晚的惊人发现说了,说自己才知道自己能够像那些传说中的大侠一样,运用真气把身体内的酒给逼到手指,然后慢慢的流出来。昨晚自己就是到卫生间试了一下,看见了水珠从手指上面滴下来,才心里有底,不怕跟他们喝酒,要不,怎么敢喝那么多的酒呢?

    苗可听他这么说就有些相信了,他的功夫可是亲眼目睹的,他这等本事并不奇怪,放在别的人身上说出来,那肯定要笑死一帮人,跟痴人说梦差不多,可是这种事实在是太过于玄乎了,叫人一般还是难以置信,问:“真的?不会是你喝酒了,醉眼朦胧看错了吧?”

    这句话,苗可说的是有一半儿相信,又有一半儿不够相信,这跟听天书也都有得一比。向问天就只好证明给她来看了,立马从床上要站起来,用实际行动来表明自己所说可没有半点虚假,也许是他站起来的时候动作有点过大了,上身不够稳,这人就一下子给往前倾倒了,堪堪就那么巧的,朝也站起来的苗可胸前倒过去,在另外一个人看来,似乎就是他向问天想要吃苗可的豆腐。

    近在咫尺的苗可自然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口里声声都说自己没事的人会突然连站起来都站不稳,一下子就这样倒在自己的怀中,有些手足无措了,一个浑身散发着男人气息的大活人朝自己直扑过来,那嘴,那手,那整个的身体都似乎要把自己给香了。

    两下里不凑巧,两人就这样一个似乎是想占便宜,一个似乎是想让对方来占便宜,都没有想到要躲开。向问天火热的身子就整个的扑到了苗可温柔的怀抱里,刚刚要比苗可高一头的人,那张嘴似是很懂得主人的下意识,非常配合的往下一低,就跟对面的美人儿来了个最亲密无间的亲吻。

    其实,这个亲吻动作确实有些冤枉了此刻内心无瑕的向问天,跟自己的可可姐暂时可没有这种念头,人家给了自己这种大好前途,自己哪里会有不去拼命干好的道理,反倒敢有色胆包天就去惹得可可半点不高兴?在他的内心,可可才是大恩人,才是改变自己一生遭遇的恩人,对恩人只有恭敬着,绝不会有别的私心杂念,半点也不能允许,哪怕面前的人就是嫦娥下凡了,自己也只能是站一边守护。可是,这会,是身不由己,才一起身,向问天就感觉天旋地转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躺的时间多了些,大脑有些缺氧还是怎么的,脚下一个没有站稳,就这样生生叫人误会地倒在了可可温暖的怀抱中。

    这些动作都是在电光火花之间发生了,叫人没有一丝丝思考的余地,要是有,也不可能发生这些。这误会发生得有点大了,大到叫才走到门口的黄毛看见了,吓得禁不住喊了:“啊?老大,可可姐,你,你们——”

    在黄毛的内心里,自是不清楚这位可可姐从哪一方的天空掉下来的,反正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无需怀疑,更不会对老大的说法质疑,现在他们的这一切可都是人家可可姐给的,要是没了这个大贵人,他们可就没有这种好生活了,可可姐在黄毛的心里也就跟老大是一样的地位,这是恩人,不一般的恩人,得敬着,江湖规矩教导了黄毛,对有恩于自己的人不能有半点亵渎,虽然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却不能有半点想拿人家当妹妹的念头。

    贸然看见了这一幕,怎么能叫黄毛不感到惊讶呢?比昨晚听说了老大一人斗倒一桌人都要感到惊讶,实在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不过,这些也都是跟老大神速的反应一样,马上就佩服了,老大到底就是老大,跟小弟不一样,绝对的不一样,敢想敢干!

    一听见了黄毛的惊呼,向问天的心里也是从来没有的惊慌,自己竟然做出了这等难为情的事情,这跟火车上的一幕更加的叫人感到不好意思,心下一慌,顾不了许多,赶忙往后一让,偏偏似乎是这时候的身体反应都不够敏捷了,平时都是很好反应过来的动作都叫自己活活的生疏了。

    这一让,向问天的身体就呈现了上身后仰,双脚才略微一往后退,身体倒是生怕前面出现了什致命的危险似地,猛地往后一大仰,这动作一过猛,就跟脚下不相合,加上后面就是床脚,把那只往后退的右脚一碰,做出的动作是想要后退,结果不是他这个人往后退了,一下,重心不稳,这一副结实的身板跟着就是往一边侧倒了。

    这两下动作,都是眨眼间完成的,要是用确切的时间来计算的话,应该只能是几秒之内的事情,而后一个动作更是要精确到零点几几秒的范围内,苗可想要做出什么反应来的话,就只能是出于本能的想要挽住正往地上倒的向问天,虽然,耳朵里也听见了黄毛的那一声惊呼,第一个下意识就是要赶紧跟向问天分开,倒也没有出现一般美女有过的那种想要给色狼什么恶狠狠的教训的念头。

    向问天这副结实的身板又岂是苗可这样柔弱的女子所可以扶住的,几乎是同时,两人就先后倒在了地板上,好在这个危急关头,向问天作为男人的本能发挥了作用,及时的把苗可的身体托住了,用自己这副身板给佳人做了一回垫背,是那种结结实实的垫背,不带半点水分。

    这可是一下结实的倒地动作,连平时练习功夫都没有这般用力,没了双手的活动缓冲,那头部就是咚的一声碰上了地板,厚实的背部着地倒不是很疼,头却被这一招给擦出了星星点点的火花,直接就是眼前金星乱冒,一张嘴只有龇牙咧嘴的模样,连那声哎哟都给苗可那一处柔软的地方给生生闷住了不得出声。
手机用户请访问 m.wjsw.com 阅读最新VIP章节!
万卷书屋 www.wjsw.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万卷书屋原创文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