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三十八章 动情调戏

穿越之倾城男妃 火焰解语花 2012/1/1 1:50:40 4628 宽屏阅读
    “你身上怎么有这么多的针眼?”

    略皱着眉头,慕月聆紧紧地盯住夜月影柔嫩的肌肤,上面有太多密密的细点。昨夜到刚才,自己都还没有发现,现在,或是因为热气的蒸浸,那些隐藏的针眼全都清晰可见,密密麻麻散布在他雪白如玉的娇肤上。

    “没什么!”

    纤弱的身子蓦地一颤,夜月影急忙将身子往水中掩藏,脸色更是难看的有些欲盖弥彰。

    “月影,告诉我,别怕,你现在很安全。”

    大略猜到他身上的针眼为何而来,慕月聆语气虽轻却不容拒绝。温柔地自水中抱住他的柔软的身子,搂在怀中。

    “月聆,那几天,我好怕,好怕。白天,我怕自己会忍受不针刺与试药的苦而失去尊严的向他求饶;到了晚上,我更怕自己会死在那张肮脏的床上。我并不是怕死,只是,我无法忍受那样屈辱的死去。”

    记忆再度回到被掳的那几天,夜月影纤弱的身子软软地靠在月聆的怀中,晶莹的双瞳里盛满了惊恐,声音也带着一丝颤抖的哭意。

    “月聆,你知道么?从小到大,从没有一次,能像那几天,让我如此害怕,甚至绝望。月聆,幸好有你,幸好有怜雪,否则,我真的会崩溃的。”

    晶莹的泪终究滑落出眼眶,趴在月聆温暖的怀中,夜月影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别想了,月影,一切都过去了,别再想了。我不问了,对不起。”

    再一次见到他的柔弱,第一次见到他在自己的怀中哭,慕月聆的心里缓缓升出一种令自己都害怕的怜惜感。连带着轻吐在月影耳边的话语都更加的温柔。

    “月聆,再一次谢谢你。”

    轻柔的话语,竟奇异地稍减了心中的害怕,可饶是如此,月影还是无法立刻平静,断断续续的啜泣声仍是飘荡在浴室内。

    “不用谢。月影,别哭了,我们洗了好久了,该上去了。”

    察觉到自己的心理变化,突然很害怕这种异样的情愫,慕月聆的身子有些不自然地僵硬,放在月影肩上的手也是别扭地拍拍他的背,一边轻声安抚,一边准备推开他。

    “再抱我一会,月聆,别推开我,求你了,就再抱我一会儿,就一会儿!”

    两个身躯只是稍稍离了一点,月影光裸的身子便如藤蔓,死死紧紧地缠上。水样的眸子里更是楚楚可怜的乞求。不知为什么,自己就是想待在月聆的怀中,不想离开。只觉得在他的怀中,自己很安心,很温暖。

    ‘嗡——’

    楚楚的莹眸,娇美的脸庞,乞求的话,可怜兮兮的柔弱……,狠狠击中了慕月聆刻意防备的心。深邃的银眸一阵紧缩,最终,仍是抗拒不了他的哀求,再度将他压进自己的怀中,唇也跟着落下。

    冰冷的唇瓣,若清风,似羽毛,轻轻压在夜月影微颤的双唇上,辗转缱绻。

    细细密密,缠缠绵绵,慕月聆的吻,像一张绵柔的网,一寸一寸吻去月影的脆弱、惧怕,吻去他的泪珠,也轻而易举地化解了他的优伤,攻进了他的心里。第一次,在男人的吻中,月影体会到一种自己从来不曾感觉到的悸动。他的温柔与小心呵护,就像一张网,紧紧缠住了自己。这种温柔,有一种让自己宁愿腻死,也不会后悔的绝决。这一刻,他知道,自己是真正爱上了这个如月般清冷的男子。

    “月影,再泡下去,对身体不好;你应该几天没吃饭了,我们出去吧!”

    从他的唇瓣上离开,将他脸上、眼睛里的深沉爱恋看在眼中,慕月聆眼中低垂着的眼一闪而过的冷讽讥诮,再对上,又是一副柔情绵绵的体贴。

    “嗯!”

    俊美的脸颊微红,夜月影有些羞赧的点头答应。恋恋不舍地离开他温暖的怀抱,心中一阵失落的喟叹,随及快速地上岸拿起浴巾擦拭身体。

    ……………………

    这,这,这能叫做衣服?

    ‘轻如柳絮,薄如蝉翼’。用这八个字来形容手中的衣服,一点也不夸张。

    夜月影惊怔地望着手中被称为衣服的几块布,脸上的神情一阵青一阵白。这能叫衣服吗?连里衣都是透明的,而且,这颜色,望着手中那刺目的红,夜月影额上的青筋更是微不可察地跳了跳。他敢肯定,这样的衣服,穿了和没穿没什么两样。

    “花蝴蝶,这也叫衣服?”

    放下手中的衣服,转头对上花印痕一脸的得意,夜月影斜挑着眼疑问。

    “你敢穿么?”

    邪恶的笑荡在眼中,花印痕没什么正经的邪问。

    “我……”

    尴尬的笑僵在脸上,夜月影看看床上没什么遮掩性的衣服,又望了望花印痕一脸的恶笑。皓齿轻咬,眼中一抹调皮。

    “我有什么不敢的,只怕不敢的,是你自己吧!”

    “笑话,我自己的衣服,我为什么不敢穿?若你不敢,就别穿。”

    话语中的怀疑,小小刺激到了花印痕邪意盎然的脸。立刻扬声反驳。

    “呵呵,我光着身子都不怕了,还怕那几件轻薄透明的衣服。衣服虽然是你的,但我又不知道你究竟穿没穿过,是否敢穿我也不知道,不是么?除非……”

    嘿嘿,有些生气了呢,他的性子还真有些可爱呢!故意想把花印痕惹怒的夜月影,仍旧是一副深度怀疑的调笑模样,最后还把语气刻意停住。

    “除非什么?”

    面对他的不相信,花印痕只感觉一股怒火自脑中升起,立刻紧逼着问。

    完了,花印痕真的被气坏了,否则怎么会看不出,月影是在有意惹他生气,让他上勾的呢。在一边将夜月影的计谋看得清清楚楚的慕月聆无奈的轻声叹息。可是,自己也的确坏的不想提醒呢!

    “除非你现在就穿上这身衣服让我看,我才能相信你!”

    眼看目的就要达成,夜月影仍是语气缓慢,刻意说的漫不经心。

    “你……好,换就换,你等着。”

    俊美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绿,最后,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胆小鬼,花印痕拿起床上的衣服,走到里室换衣。

    “月影,你也太聪明了。这样就轻而易举避免了穿那身衣服的尴尬。”

    等到花印痕进去换衣,慕月聆语带促狭笑意,悄声响在他的耳边。声音中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宠溺。

    “嘿嘿!”

    趁着花印痕换衣的时候,夜月影毫不留情的取走他放在一边换下的衣服,快速地穿上身。对上月聆带笑的眼眸,笑得狷狂。

    “夜月影!”

    换好衣服,走出房间的花印痕,终于是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上了当,又气又怒地大吼,哪还有半点头牌的娇媚模样。

    “哇,印痕,你真的好美啊!”

    MYGOD!好猛,好……赤…裸裸的勾引啊。纤长秀美的身子,在薄纱下若隐若现;莹白似雪的肌肤包裹在鲜红的青纱下,妖冶而荡人心魄。随着他每一步的轻移,更迷漫着淡淡诱人的馨香。

    “夜月影,你使诈!”

    毫不掩饰的色眼,更加惹怒了他的怒气,修长的手指颤抖着指着他的额头怒叫。

    “今晚献身给我吧!”

    压根视他的怒气为无物,顺势摸上他纤美的手指,将他带入自己的怀中,浪荡地调笑。

    “你做梦!”

    一双色手,上下其手。偏偏身子又被缠的紧紧的,不敢硬挣,怕伤了他,身体有了反应的花印痕羞怒交加地低吼,只是原本就软媚的声音,现在听来实在没什么威胁性。

    “嘿嘿,印痕宝贝,你不是忘了,还欠我一个销魂夜的吧!”

    几番试探下,知道他不会过份反抗伤了自己,夜月影的色手更是摸的顺理成章。语气更是露骨。

    “你?”

    不错,自己是没忘,但那时只是虚应而己啊。还有,他干嘛叫的那么恶心,‘印痕宝贝’恶~~~

    “呵呵,我可是一直都念念不忘印痕宝贝当时热情放浪的邀请呢!”

    他的脸越红,眼神越愤怒羞恼,夜月影就越想逗他,抱着他的身子直往床边去。那急色的模样,恨不得立刻压上似的。

    羞愤的眼神,就差没有在月影的身上射穿个洞了。花印痕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狠不下心,用武功制住他。反而还任由他吃遍自己的豆腐。

    “要玩限制戏码,请到‘怜花苑’去闹。我对免费的激情不感兴趣。”

    眼看花印痕就要被夜月影压倒在床上,一边的慕月聆终于开了口,只是语气冰冷的吓人。他不清楚,自己是假装生气,还是心里真的生气了;反正他就是看不顺眼月影的放荡。

    “呃?月聆,没的事,我只是逗逗印痕,你别生气啊!”

    晕,自己昏了头吗?看着月聆阴冷怒气的银眸,夜月影恨不得‘拍飞’自己。亏自己还想着让月聆爱上自己,再这样下去,只怕没等到月聆爱上自己,就先被他踢出去了。

    “我没生气。”

    是的,自己没气,一点也不生气。可是,该死的,心中的愤怒是怎么回事。

    “呵呵,没气就好,没气就好,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乱来了。”

    眼见银眸中的怒气没减反升,夜月影立刻讨好地笑道,语气谦恭的只差没趴在地上乞求了。

    “好了,我真的没气。你不是饿了吗,我去让人送饭来。”

    面对他讨好的模样,再多的气也消失了,既然理不清,就不理了。月聆无奈地轻叹。随手摸摸他滑顺的长发走出房间。

    “夜月影,我终于知道谁能制住你了!”

    傻傻柔柔的笑还在脸上,却瞬间僵硬,夜月影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

    “你爱上月聆了吧!哈哈~~~堂堂印月的情妃竟然爱上了青楼头牌。哈哈哈~~~~我走了~~你慢慢和月聆培养感情吧,希望在你回宫前,他也能爱上你!”

    看着他目瞪口呆,知道自己想对了,花印痕笑得异样的邪媚,不理会他一脸的郁闷,轻飘飘的走出房间。

    ……………………

    皇宫内

    ‘秋凌园’,精致的小屋里,一个修长身影在静静的打坐。

    ‘噗~~~’

    一口鲜血自床上男子的口中吐出,俊美的脸颊泛着病态的苍白。难道真的不能心急吗?微皱着眉头,秋颜无奈地苦笑。看来,还真要按那个男人的说法呢!想起前几天的一张纸,秋颜最终认命地不再强硬冲穴。那张纸上,只有短短的一行字,‘武功没废,暂时被封,只需两个月,便可自动解除,不可逆冲!’一开始,自己并不相信,可当自己运气,发觉武功真的没有被废掉,只是受阻时,他才真正相信那男人的话。只是,直到现在,他都还搞不明白,为何自己的武功只是暂时被封,而不是被废。那个男人为什么会暗里放了自己?

    可是,现在自己该怎么办?夜月影在那个男人的身边,自己连敌友都无法分辨,到底该不该告诉主人,自己知道夜月影的下落?可是,如果说了,该怎么对主人说!自己很清楚,若是实话实说,就算主人不立刻杀了自己,自己以后也是不能再待在主人的身边了。但是,这样隐瞒下去,总有一天,夜月影会被找到的,那个时候,若由他的嘴里说出,自己也还是死路一条。还不如现在告诉主人,再编造些谎言,反正,依夜月影那水性杨花的性子,主人也不会怀疑什么的。

    只是片刻的犹豫,秋颜立刻想到了一个既能从那个不分敌友男人身边带回夜月影,又能逃避被主人责罚丢弃的两全其美的方法。嘴角再度扯出个残忍的笑。夜月影,我绝不会让你如愿得到主人的。
手机用户请访问 m.wjsw.com 阅读最新VIP章节!
万卷书屋 www.wjsw.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万卷书屋原创文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